您当前的位置 :新闻中心?>?财经?>?正文

李嘉诚基金会捐2亿支持餐饮业 每家获赠6万港元

2019-11-03 11:09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152次
标签:a

课间时分,男生们常常跑出教室,坐在墙边,一边晒太阳,一边嘻嘻哈哈地“挤肉肉”,而通常蒋贵就是那个“肉肉”——因为戴着套袖的他,与众不同。后来,还有人给他起了个绰号,叫“肉肉蒋”,与学校食堂里总爱给人少打饭菜的“漏勺张”、保卫处那个总爱训人的“眼镜王”齐名。蒋贵听了这个绰号,脸气得更黑了。

热闹了大半个小时,几位姨叮嘱妈好好养病,小姨便代表大家把装着钱的信封递给爸,说这是大家的一点心意。妈又激动得满脸通红,爸忙拍着妈的手安抚道:“好啦好啦,大家都惦记你,你快点好起来吧……”

几个问答下来,韦丽将多年累积在心里的愁苦全倾倒了出来,眼泪婆娑。老苏头爱怜地温声哄她:“姑娘别哭,以后有什么事,来找你苏爷爷说。”

二姐进门时,医生刚刚查完房。大姐招呼我们围坐在妈妈的病床周边,她刚说了句“今天咱们一家六口又团聚了”,妈妈的情绪就又激动起来,张着嘴使劲哈气。爸爸忙不迭地提醒道:“快别刺激你妈了。”

得到大姐的指点,我们第二天一早不到7点就直奔社区房产所,等到了那里,才真正明白大姐所谓的“人多”是有多么多——排队的人从办公室门口一直延伸到大院门口,歪歪曲曲的队伍足有五六十米长。我和老爸排在队尾,跟排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大哥聊了起来。

该来的总归是会到来。2014年秋,蒋贵的二妻哥、吴书记被警察以涉嫌贪污、行贿受贿抓走了,吴家的天塌了。可对于蒋贵而言,更可怕的是吴老四人间蒸发了。有知情人说,他这些年赌博输了好几百万,临走前还欠了很多赌债。

而我的消极态度,直接导致了接下来的冲突,也让我彻底失去了继续忍气吞声的耐心。

“你说这老蒋家可真是奇怪,蒋贵爸是个高中生,还做过咱村小的老师,蒋贵再不济,也是初中毕业。这老蒋家在咱村里,怎么样也算是个书香门第了吧?到末了,却偏要娶个不识字的彩霞做儿媳妇。你说,老蒋家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啥药?”

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,我不知道怎么接话,只一直叹气,心想:自己怎么摊上这些个事?

坐在长椅上,爸却依然紧皱着眉头,嘴里念叨着:“你妈这病,怎么就站不起来了呢?”

“文州,救救嫂子吧!”周一刚开完例会回到办公室,我就看到老妈家的邻居萍嫂子坐在我的位置上抹眼泪。“你名下没有‘福利房’,我把我家房子过户给你,到时候你再还给我——只有你能救嫂子了啊。”

老康每次一踏进大院,便会有十来个病人一窝蜂围上去,七嘴八舌,问着各种问题。老康的业务水平很扎实,往往几句就说得病人“深有感触”,那些治疗多年似乎“看不到希望”的病人,听老康讲话,也会连连点头。

据蒋贵讲,他爸曾是个正儿八经的高中毕业生,高考失败后,辗转回到村里在村小学教书。因为书教得好,乡亲们都非常尊敬他,红白喜事都让他坐头席。只是后来学校停课闹革命,他就不得不回了家,开始种地。两年后,小学复课了,可队长却让自己的小舅子去学校教书,顶了他的名额。蒋贵他爸气不过,准备去公社告状,最后被他爷爷拦住了:“人家是队长,咱只是平头小百姓。你小胳膊能拧得过人家粗大腿么?要是再闹,咱老蒋家以后在村里可能都待不下去。”他爸听了,只得死了心,返家侍弄起农活,对教书育人的事绝口不再提了。

直到现在,依然没有任何有关“房改”的新消息,油田房产的登记工作也本着“由易到难”的原则缓慢地进行着。无数跟我一样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的房主草草签了单位要求的各种手续材料,虽然价格极低,却也毫无办法;而一大批和小美一样的职工,坚持“不签字、不同意”,并等待着油田和北城市的新政策。

听到这里,职业习惯让我开始猜想,韦丽患病的根源,是否就在这里。我暂时打断了她的讲述,问:“在这个时候,你有没有发现,自己的心理或者生理上有什么变化?或者说,与之前的你有什么不同?”

老康说得有些道理。很多研究都证明,人在无法面对挫折或者压力的时候,会用一种或者几种方式去回避,久了,就有可能会形成惯性——这种习得性的对待挫折的方式,称为心理防御机制。

“好处?”韦丽自豪的神情迅速消融,眼里缓缓起雾,“我就不该答应去什么狗屁特护病房。”

我便和爸爸、小妹一起打车回去,让爸赶快回家先歇一会儿,我和小妹去她家做饭。

医生刚走,大姐就来了:“爸,我在对面药店买好明天要打的自费药了。药店服务员让我记得每次都拿药托过去,这样放能稳当些,她说这两支药可值600多块钱呢!”

一天下午,回答完问题的老康,正准备离开大院。一个女病人突然扒开人群,挤到老康面前:“康老师!我来住院啦。”

那个老太太是位退休多年的老职工,因为房产分配问题跟儿子儿媳起了争执,情急之下大叫了一声“你们这是要逼死我啊!”就奔向胖子的车撞了上去。

“你放心回去吧,妈这边有我们呢。我昨天和小妹去看了两家养老院,拍了好多照片上传到群里,你还没看呢吧?”说着,她打开手机翻出图片。拍得很细致,小妹还特意把两家养老院的情况做成表格,加以对比。大姐指着她相中的一个房间,说了半天在采光、家具、卫生、看护等方面的优劣……

彩霞是个沉默、甚至有些木讷的女人。婚后的日子里,她跟蒋贵常相对无言,有时甚至一天也不说一句话。

黎南松的妻子嘴上还是那样不饶人:“那个死人头在里面有吃的没?等他死了我看谁来背他,爱管闲事,管死管活的,就没管家里。他是越来越出息了,到底要关到啥时候?”

结果到了过户这天,老二只带了一张欠条过来,说等房子过户给自己的那天,钱再兑现。看着这张欠条,老大媳妇当场发飙,坐在地上嚎啕大哭,“我们为啥要钱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我们家等着这钱还账呢!100万的房子只要20万就让你们买走了,你们还要怎样啊!”

其它合作、建议、故事线索,欢迎于微信后台(或邮件)联系我们。

虽然那是一间不合理多过合理、付出大于奖励的公司,可是自从她不再属于任何团体,彻底变成单独的个体以后,才知道原来公司一直是非常可靠的后盾,同事大部分很好相处,大家都有着相似的品位和嗜好,比学生时期的朋友更处得来。

一项对北京市六所高校805名在校大学生进行的调查表明,“没有时间”“学习任务重”是影响大学生参与体育锻炼的主要原因,分别占比69%和57.1%。

还没等韦丽回答,“前公公”一把将妻子推开,叉着腰对着韦丽大骂:“滚!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帮别人求情?怎么,想拿受贿来害我?”

尽管之前的工作并不能赚大钱,对社会也没有多大影响力,也不是什么能够做出实际产品的工作,但对金智英来说,却是十分有趣的一份工作。她通过完成主管交办的事项、职位升迁等过程,得到所谓的成就感,并深深自豪,可以用努力赚来的钱养活自己。

--- 58同城进入首页
标签:a
相关新闻
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

文章部分转载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。如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
网站简介?|?版权声明?|?联系我们?|?广告服务?|?工作邮箱?|?意见反馈?|?不良信息举报?|?

Copyright@ www.222ne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金宝甘十网